新闻资讯

您的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全球减税大战开启 ,制造降成本势在必行
2018-04-05 发布人:dede58.com

近日,内地多位知名企业家、学者、官方部门卷入一场罕见的企业税负大争论,这进一步加大了各方对于“制造”的焦虑。

2016年10月,最大的汽车玻璃制造商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6亿美元建成的工厂投产。这座工厂是世界上制造汽车玻璃最大的单体工厂,雇佣当地工人2000多名。有人预计,全部投产后,美国每四辆汽车就有一辆配有福耀生产的玻璃。

曹德旺最近对媒体表示,“实体经济的成本,除了人便宜,什么都比美国贵”,“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%”,他计算后发现在美国投资设厂的盈利比在多百分之十几。

舆论纷纷惊呼“曹德旺跑了”、“别让曹德旺跑了”。

《税收基本法》起草小组成员、天津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在其最新的调研成果中提出“死亡税率”的观点,进一步推高了舆论对内地企业税负的关注热度。

李炜光提出,内地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%,大部分企业利润率不到10%。美国以企业所得税为主,e世博娱乐城,有利润才征税,没利润就不征税。以增值税为主,不管企业是否盈利都需缴税。这种税负如果企业老老实实缴纳,基本意味着死亡,他认为这是当前内地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之一。

与此同时,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宣称实施大减税,以促进资本与制造业回流美国,拟将企业所得税率由35%下降到15%,并威胁将对把工厂迁往他国的美国企业征收35%的关税。

特朗普的策略似乎已经开始奏效。知名投资人、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向其承诺,未来四年将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,集中于物联网、人工智能、深度学习和机器人等领域,并创造5万个工作岗位。

孙正义向媒体“秀”出的文件赫然出现“富士康”(foxconn),并显示富士康将在美国投资70亿美元,创造5万个就业机会。富士康是美国苹果公司最大的代工企业,生产线基本在中地。

特朗普新政令世界各国陷入焦虑,不管结局如何,一场以减税负为核心的全球资本争夺战已箭在弦上。

企业税负重不重?

“的宏观税负,从1995年的16.6%,一路上升到2000年的21%,2005年的26%,2010年36%,2015年36.9%。以间接税为主,税收收入主要来自企业,美国则以直接税为主,税收收入主要来自个人。企业承担了90%以上的各种税费,负担无疑是很重的。”

中央党校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接受《》采访时认为,e世博娱乐城,相关部门的论证略显苍白。“降成本确实涉及多个方面,但最可能减的就是政府税费,e世博娱乐城,政策一改就能减,而且政府要率先垂范。经济下行,还继续这样收,就把企业收死了。银行、电力、交通等是强势,但财税也是强势部门。”

在双方论争之外,也有观点认为,一方面内地减税降负确实还未能达到预期,企业“获得感”不强,另一方面,对于内地税收的认识也有一些偏颇。

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就持这种观点。她告诉本刊,在内地,宏观税负又分成小、中、大三个口径,其分子分别对应税收收入、财政收入、政府收入。税收收入=当年全部税收;财政收入=税收收入+非税收入;政府收入=税收收入+非税收入+政府性基金+保障费+国有资本经营收入+土地出让金。

由于税收收入、财政收入历年均有公开统计数据,因此争议不大。以2015年为例,小口径宏观税负为18.45%,中口径为22.51%。仅就这两个数字,业内公认,无论与发达经济体相比,还是与发展中经济体相比,都是不高的。

但是,如果以政府收入计算,冯俏彬测算的2015年宏观税负就高达36%左右。2013年世界各国平均水平为38.4%,发达国家为42.8%,发展家为33.4%。

“究其原因,主要是政府收入的多元化所致,在税收之外的各类费、基金、社保缴费、住房公积金乃至土地出让金、国有企业收入等占比过大。2015年全部政府收入共计24.48万亿元,其中税收仅为12.49万亿元,占51%;而税外收入却占到49%。”

冯俏彬强调,e世博娱乐城,更关键的疑团是“到底谁在承担税负?”她认为,税率不等于税负,税率有名义和实际税率之分,地方为了招商引资,对企业有税收优惠。还有转嫁因素,表面上,的税收负担主要由企业承担,其实似是而非,因为流转税可以转嫁给消费者。

在内地现行税制结构中,流转税是大头,占比为65%左右。由于流转税附着于商品或劳务的销售过程中征收,就会导致一方面企业是纳税人,貌似企业承担了90%的税收,但是企业可以将税收加入价格之中,向下游转嫁,真正承担的是消费者。与此同理的还有各类非税、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等。

冯俏彬测算发现,在大口径宏观税负中,居民与企业承担的比例大约是6:4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张连起长期关注企业税负与成本问题。他告诉《》,税收之外的不规范收费,才是带给企业最大痛苦的负担。“有些地方的收费项目五花八门。我曾作过一个统计,房地产行业相关收费就达97种。不少企业分不清楚,会把这些费统统当成税。”

2012年至2015年,非税收入年均增长18%,而同期税收年均增长7.5%。

至于“税负比美国高35%”,张连起认为把土地成本、能源成本、“五险一金”等计入税负,从投资经营的角度无可厚非,但从会计角度看,是错把“冯京”当“马凉”。

全球减税大战开打

治国”的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,在竞选期间和当选后都宣称将施行“里根以来最大规模减税”。

在企业所得税方面,特朗普准备将税率由35%降至15%,并对美国企业海外利润一次性征税10%,所得用于投资经济困难的州,将跨国公司海外收入的税率降为8.75%,并威胁对将工厂迁往他国的美国企业征收35%关税。

在个人所得税方面,特朗普计划由目前的七档简化为12%、25%和33%三档,这意味着最高税率将由39.6%降至33%。个人所得税扣除限额的标准从6300美元提高至15000美元。

特朗普还要通过税率优惠来争取私营贷款,从而展开为期10年的1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。

这些减税和简化税法措施,并配套贸易改革、宽松法规和减轻美国能源限制等,目标是吸引全球资本与产业就业回流,“使得美国GDP增速达到4%、产生2500万个新工作。”

特朗普新政尚未实施,似乎就已奏效。比如,原本已打算把工厂迁移到墨西哥的美国开利空调公司已成功被“劝服”。孙正义与特朗普会面后也承诺,将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,创造5万个新工作岗位。台湾鸿海集团(富士康母公司)表示,正初步评估美国潜在投资机会,尚未定案,会继续与美方相关单位直接讨论。特朗普竞选期间常常抨击苹果公司,声称会让其“在美国制造他们那些该死的电脑和零零碎碎”。

事实上,全球新一轮资本争夺大战已经扣动扳机。德、法政府等接连发声,难以接受美国如此大规模的减税举措。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此前宣称,到2020年将企业所得税下调至17%,e世博娱乐城,实现在二十国集团(G20)中最低的企业税率,促进企业创新。最近又宣布把所得税进一步减至15%。

由于美国跨国公司为躲避纳税,在海外低税率地区囤积了海量利润,比如,欧盟近期就责令爱尔兰追回苹果十年期间的逾145亿美元未交纳税款。仅海外利润回流一项,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就可能使部分国家金融系统难以坚持。

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曾公开表示,对特朗普减税不可小视。

他回顾上世纪70、80年代,日本经济和苏联军事对美国构成双重挤压。但是里根总统通过两次大规模减税等措施,90年代美国的IT科技获得重大突破,一举与日本、苏联等形成数量级的代差。

“现在很可能重演历史,资本回流美国,不会去生产鞋袜,而是在美国科技创新体制下,很可能出现新的重大技术突破,e世博娱乐城,生物、无人驾驶领域等等都可能。”

周天勇非常忧虑制造业很快会面临美国发起的制造业争夺战,内又有“死亡税率”以及房地产的夹击,实体经济形势堪忧。

据美国商务部统计,2015年,美国对出口1161.9亿美元,自进口4818.8亿美元,美方贸易逆差3656.9亿美元,增长6.6%,占美国总贸易逆差的一半左右。

“特朗普认为,对美国发动了就业战争,他对对应地也想通过税收、货币、汇率等政策,发动使制造业流到美国的战争。”

周天勇分析,和美国类似的直接税为主的国家不怕减税竞争,但受冲击大的是这样的间接税为主的国家。要大减税,就要改革税制结构,推出或提高个人所得税、房地产税、遗产税等,这些改革都涉及阶层利益重大调整,很难改变。

“可能是减税、关税和货币政策的组合打法,也可能只用减税和关税。如果美元继续升值,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快速消耗,等于发动信心战和预期战,这是很危险的。”

周天勇强调,必须准备各种应对预案,对彼此的牌和软肋搞清楚,而不能相反。

《》联系几位接近决策层的财税专家均表示,中央和有关部门正在研究相关议题,但上级要求,不便透露更多消息。

制造优势尚在

“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无疑是对的。但坦率说,是靠嘴减税。能减哪些,能减多少,都不好说。有的容易减,比如,遗产税,在美国确实是重复征税。但是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非常难减。这么大的减税幅度,造成的财政缺口怎么补?”

张连起对特朗普减税的实际力度持观望态度。他表示,减税的代价非常昂贵,美国财政主要用于支撑民生、政府、军队等刚性开支,压缩哪个都会引起反弹。“与两党和各群体各部门达成妥协都很难。据说现在分歧就是减多少。嘴上说着容易,但是执政后的难度超出想象。”

他回忆里根总统减税确实影响美国经济20多年,但是里根在第二届任期时增税11次,因为财政无法持续。

20082015年,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从9.4万亿美元增至17.6万亿美元,占美国GDP的比重从64.0%增至97.8%,联邦政府资产负债率从228.7%增至惊人的326.3%。

冯俏彬戏称,减税、搞基建、减少贸易和财政赤字,这三者不可兼得,可叫做“特朗普不可能三角”,“商人的逻辑放到治国理政上不一定成功”。

不过,周天勇对此持不同看法。他认为,美国联邦政府收入中企业所得税只占11.4%,降税后,政府收入只减少6.5%,所以对政府收入的总盘子影响不大。

对于制造业回流美国,张连起并不担忧。“美国制造业比重只剩12%,已经不是实体经济立国了。不是光减税就能把全球制造业吸走。”

因为同为全国政协委员,张连起对曹德旺在美建厂较为了解,他认为这只是孤例,绝对不能以偏赅全。

福耀玻璃排行第一、世界第四,出口规模占35%,在内地销售占65%。作为大型汽车玻璃公司,全球布局是其必然选择。汽车玻璃出口到美国成本太高,涉及关税、运费、汇率等。“所以完全是供应链和产业链配套。美国零部件企业也跑到来做配套。”

事实上,福耀玻璃曾应德国大众要求,在俄罗斯设厂;这次也是应通用汽车要求,在美国设厂。“不答应生意就没法做。”曹德旺澄清。

同时,福耀玻璃在的生产基地也在扩大布局。辽宁本溪、天津、苏州等项目都在近期敲定。

曹德旺说:“我之所以公开谈成本高、税收重,不是在抱怨,也不是我要跑。如果我要跑,我直接卖掉股票就可以。但我只是实事求是地讲出问题,提醒要重视实体经济。”

张连起表示,前30年,形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;后30年,形成了有竞争力的制造业部门。所以我们的优势是60多年积累的,不是那么容易失去的。

在产业方面,在一些领域,比如,电子行业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和供应链,往往由数百家零部件企业配套,并贴近消费市场,优势难以撼动。

在政府方面,“各级地方招商引资积累的经验比美国多,这30多年我们就是招商引资干起来的,出台政策也比美国快。”冯俏彬说。

2016年12月30日,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在广州增城投资610亿元建立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区,项目年产值将高达920亿元。据称,该项目仅用50天就敲定。

郭台铭对媒体表示,“我可以说富士康没有走,最好的凭证是什么?是我今天把最好的技术落户在了这里。”郭台铭表示,大陆已经推动实体经济去虚返实,虚实结合、软硬整合,这是对的方向,但是美国政府有没有意识到这点,他不知道。

降成本势在必行

“造成税不重而负担重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政府收入秩序比较混乱,所以要将目光锁定在深化税制改革,进一步清理、整顿费与基金上面,同时适度降低社保、土地、工资、电价、气价、道路通行费、融资等综合成本。”

冯俏彬表示,抛开各种争议,企业的高成本和低利润是事实,大力度的降成本、减税负势在必行。

她提醒,必须加快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体制改革,对于营改增减税效果的质疑,正是由于地方政府失去营业税后预期不明,不得不以各种方式加紧组织财政收入。

全面营改增之后,也应及时将重点转向增值税税率的简并,将增值税的普通税率从17%下调到13%,同时扩大可抵扣项。

税制方面,以增值税为主,不管企业是否盈利都需缴税,在经济下行期弊端显露。所以应深化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“从以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”的税制改革方向。加快房地产税法的出台步伐,全面改革个人所得税。并根据局势变化,适时调整企业所得税税率。

冯俏彬认为,税外各类收费是造成税痛的主要根源,e世博娱乐城,也是政府收入秩序失衡的主要原因,应当成为减负的主要着力点。建议对政府的各类费、基金等进行全面的梳理检视清理整顿。同时继续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,消除各类收费滋生的制度性根源。

“比如行政性收费应该全取消。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也应该取消。这项基金收了24年了,2014年就收了284.27亿元,e世博娱乐城,但使用管理不规范。公开资料显示,巨额残保金中仅有较小比例是用于残疾人就业培训和创业支持等,其余的多用于养人、养机构,甚至作为基建费用。这明显是福利支出,应当由公共财政保障。”

张连起也建议,2017年减税降费要有“万亿规模”的力度,如此,企业和才会感知到温度。只有不让制造业“挑着担子走山路”,才能对内稳住民间投资,对外稳住资本外流。

周天勇进一步建议,降成本要出实招,不能玩虚的。“增值税率能不能降5个点;社保费能不能降到30%;小微企业纳税起征额能否从3万元提到10万元;能不能出一个清单,这之外都是非法税费;能不能出台法律,卡一个红线,限制政府全部收入不得超过GDP的30%。”

对于降低各类要素成本,包括土地、电价、气价、道路通行费、融资成本等。周天勇指出,这些高成本的背后基本都是企业垄断和部门垄断,需要改革来解决,不改革,就一直解决不了。

“特朗普减税反而是对深化改革的推动力。”冯俏彬乐观表示,没有强大的外部竞争时,改革就会举步维艰,以开放促改革是的一大经验。

“现在来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对我们是好事呀。要做的就是落实改革、深化改革。费正清写到,人绝不是能力问题,而是动机动力问题。”冯俏彬说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QQ客服热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