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展示

您的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微信打印机 >
光荣与阴霾:欧洲的现代化历程

《现代欧洲史》是一套六卷本、厚达3300页的历史著作,由美国历史学会首位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费利克斯·吉尔伯特(Felix Gilbert)主编,尤金·赖斯(Eugene F. Rice)等10位历史学家参与修订。

作为欧美高校沿用50年的教科书,它的最大特点是简明清晰,尤其紧扣“现代”二字,以传统的线性叙述方式,阐析各类标志性的大事件,展现了欧洲从文艺复兴到欧盟的500年文明发展历程。

欧洲扩张的关键人物

第一卷《早期现代欧洲的建立(14601559)》,以15世纪中期的古登堡印刷术切入。古登堡把当时已有的各种技能和工艺进行了组合革新,从而实现了书籍印刷的规模化。古登堡最初的印刷品是《四十二行圣经》。因为在那时,诗歌、文学和故事都以口述形式流传,除了《圣经》,几无其他读物。印刷术将知识和理念有效地汇聚一处,并以方便快捷又经济的方式迅速传播,类似于《纽伦堡编年史》这样的书籍,很快引发了欧洲人对未知的远方的兴趣。

印刷术打破了特权阶层的文化垄断,创造出欣欣向荣的思维习惯和开拓的心,航海大时代随之而来。后来,它又推动了马丁·路德的宗教改革。再后来,整个欧洲的教育文化程度普遍提高,各种思潮纷涌而出。印刷术的革新不只是一项技术进步,更成为西方文明最有力的推手,现代欧洲从蒙昧中觉醒。

《现代欧洲史》尤金·赖斯(美)等 著 安妮、陈曦等 译 中信出版集团

就人类发展的漫长历史而言,在21世纪的今天,我们生活在相对安宁、富足和舒适的生活里,同时我们也意识到,快速转变的生活方式可能变成一种负担,让人类变得异常紧张。我们足不出户就可以知道天下事,个体超越了狭隘的生活小圈子,借助信息工具就可以和他人、和世界发生联系。这一切带给我们幸福感,同时也让我们时时焦虑,诸如“后现代性”、“后现代主义”、“后工业”、“后资本主义”等术语,表达了类似于“历史的终结”的一种想象。

黑格尔说:“只有在天黑之后,密涅瓦(罗马智慧之神)的猫头鹰才会起飞。”他的意思是,只有到历史进程快结束时,我们才会明白历史的全部意义。这句话经常在阐述历史时被引用,我们在此书中与它相逢在葡萄牙的航海时代。作者说,“它开启了欧洲对全世界的扩张”,这是欧洲新篇章的起点。换句话说,现代欧洲史的本质是一部全球扩张的历史,它重新建构了经济、政治、军事和文化等各个方面的现代世界秩序。

现代化的最大成就首先体现在经济的空前腾飞。资本的利益驱动性在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。如作者所说,“1460年至1560年,欧洲经济扩张中的关键人物就是商人”。商人在发展自身制造业的过程中,后来逐渐演变成工业资本家。威尼斯商人、美第奇家族的故事广为人知,而毫无家族背景的“乡下人”富格尔通过在匈牙利等地挖矿而致富的故事,是另一个财富传奇的样本。

与富格尔类似的人物,是我们更熟悉的、生活在18世纪美洲的本杰明富兰克林。虽然那已经超出了欧洲的范围,但崇尚个人奋斗、敢于冒险拼搏的“美国梦”,最初的缔造者是来自英国的新教徒移民。马克斯韦伯在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中,引述了富兰克林的话来分析资本主义精神,“个人有增加自己的资本的责任,而增加资本本身就是目的。违反其规范被认为是忘记责任”这种观念让最早那批来到新大陆的新教徒扎根北美,然后,在富兰克林以及其他的杰出人物身上进一步发展,推动美国成为后来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。

被宗教与民族重塑的世界

现代的起点被确定为文艺复兴,有关文艺复兴的成就不必重述,需要注意的是它的思想根源可以上溯到中世纪,往下则带动了启蒙运动。按照阿诺德汤因比的说法,宗教才是历史的主线。文明的历史是多元的、反复的,而宗教的历史是单线的、渐近的。各种文明的兴起和衰落伴随着它们在宗教史上的作用程度。这个大胆的见解引得史学界议论纷纷,无论赞同或反对,宗教对历史的影响显然不能小觑。

这在本书第二卷《宗教战争的年代(15591715)》体现得相当充分。1618年至1648年德意志的30年战争,1640年至1660年的清教徒革命,以及1688年至1689年英格兰的光荣革命,宗教战争成为欧洲的常态,将几乎所有国家席卷其中。这些战争的主要诱因都是不同宗教之间的信仰冲突,宗教具有强大的凝聚力,宗教也具有强大的破坏性,没有什么力量比得上宗教对人类生活、政党政治、王权统治、结构、伦理道德、科学艺术等产生的深远影响。

爱因斯坦说:“我相信斯宾诺莎的上帝,他把自己置身于一种存在的、和谐的秩序之中,而不是相信一个关心人类命运和行为的上帝。”这个世界可不可以足够大,容纳各种信仰相互包容、永久并存呢?宗教战争摧毁信仰基石,世俗化迎面而来,它意味着宗教与政治的分离。葡萄牙、西班牙风光不再,英国以君主立宪制开辟了新纪元,法国在路易十四的带领下光芒四射。神圣罗马帝国的政治遗产引得四方垂涎,独立的主权国家悄然孕育。在北欧和东欧,瑞典和俄国正在崛起之中,成为影响欧洲格局的新势力。

历史进入第三卷《18世纪的欧洲:传统与进步(17151789)》。如果说“现代化”在此之前主要体现了它的进步的、光荣的一面,那么,从这时开始,它的双刃剑效应渐次浮现。战争、外交与竞争,人口与经济变化,贫困和公共秩序,这些问题较之从前格外严重。这在第四卷《革命的年代()》里延续,工业革命带来了又一波现代化浪潮,在物质水平极大提高的同时,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的恶果,只能留给后人苦涩品尝。

工业主义带动的全球化,让大机器技术在世界范围内迅速扩散。工业主义的影响不仅体现在生产领域,而且还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改变了人类与自然环境互动的传统方式。欧洲通过工业革命拥有巨大的经济实力,政治心随之膨胀,让欧洲把触角伸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。

工业化是塑造现代性制度并推动其加速发展的重要因素,然而,我们不能忽视另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民族国家。我们如今所强调的“国家主权”的概念,其实在19世纪之前并不明显,主权是在与民族国家体系的碰撞过程中逐步确立的。拿破仑战争的一个后果,就是推动了欧洲意识的普及,并且刺激了民族主义在欧洲各国之间或国家内部各民族之间的矛盾,这成为第五卷《民族主义与改革的年代(18501890)》的主题。

当代史学研究者认为,19世纪的最重大发明应该归属“民族国家”。以赛亚伯林说:“民族主义造成了辉煌成就,也犯下了骇人罪行;它肯定不是现今国外仅有的破坏性因素金宗教或政治意识形态、个人对权力的追逐、非民族的利益等等,一直都是,现在还是和民族主义一样具有颠覆性,一样残忍和暴烈。尽管如此,民族主义在我看来是今日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。”

进退两难的现代欧洲

现代化还带来了世界军事秩序的变动。这500年的历史,也是一部大国博弈、权力争夺、干戈不息的历史。欧洲的国家版图和地缘政治在战火烽烟中不断变更。让人诧异的是,19世纪晚期的欧洲人,居然没有意识到工业化的战争和军事装备技术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,这种后果造成了“欧洲时代的终结”(第六卷《欧洲时代的终结(1890年至今)》)。

军事力量的现代化不仅突破了武器限制,制造了不同国家武装力量和政治形态的联盟,它也关系到战争本身。两次世界大战证明,地区性冲突事件可能是全球性战争的开端。两次大战以前所未有的惨痛教训,让人类集体沉默,并在沉默的缅怀中反思:我们为何而战?在核武器时代,战争的工业化已经发展到了顶点,军事力量只能作为震慑而存在,谁都不可轻言战争。欧洲的辉煌时代划上了休止符。

霍布斯鲍姆把20世纪比作“历史的三明治”。二战之后的欧洲,就是中间的夹心部分,地位如此尴尬,不得不听命于美国或者苏联。欧洲在掩埋自身的废墟上艰难重建。20世纪五六十年代,欧洲迎来了一段经济成长异常繁荣,进行重大变迁的黄金时期。1957年欧洲煤钢共同体的建立,以及它的后身“欧洲共同体”和“欧盟”,都是为了凝聚欧洲各国的力量用以铺展一条新的欧洲道路。

苏联和东欧地区经历了一段政治高压、经济僵化、思想桎梏的非常时期。从匈牙利“十月事件”到布拉格之春,政治的剧变孕育在各种运动之中,直至1990年德国统一、1991年苏联解体,欧洲最终结束了分裂对立的局面。欧洲似乎重新拥有了一种走向伟大的力量,但它的未来方向仍然迷茫不知所归。

21世纪的欧洲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处境。最根本的问题是,欧洲能否统一为单一的力量,或者由某一个强大的力量所主导。我们看到如默克尔这样的领袖,一直都在耗费心力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。托尼朱特在《战后欧洲史》中分析,欧盟将不会超越其作为组织结构的功能,它最多只能是其成员国自身利益的总和,还有就是最高层面上共同拥有的一个代理机构。那么,这样的欧洲在未来将怎样发挥它的力量呢?这显然是一个缓慢而又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。

走过500多年的现代历程,欧洲带给我们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尤其重要的是,欧洲所开辟的全球化道路,已经成为联系整个世界和所有个体的纽带。这条道路,既是进步的,也是破坏的;既是文化融合的,也是不断消解的;既是跨越国界的,也是容易触发民族主义情绪的。世界终将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前行。

2016年,欧洲遭遇了:英国脱欧、德国难民潮、法国恐怖袭击这些不仅仅是欧洲面临的问题,也是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的:世界的现代秩序到底应该如何建构?

唯美图片大全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QQ客服热线